天道不一定酬所有勤
但是,天道只酬勤

他被称为”中国第一程序员”,微软得不到他曾想毁了他,如今拜入武当修道

在程序员眼中,他是IT英雄,在IT行业内,他是民族软件的先知,在众多游戏粉丝中,他是剑侠情缘系列的BOSS,可在被众多光环笼罩下的求伯君,现在只是一个拜在武当三丰派门下俗家弟子。

2011年10月24日,金山创始人求伯君宣布正式退休,谈及退休的理由,求伯君表示,自己并不是一个合适CEO,并且他想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。

求伯君的初心始终很简单,不想光芒万丈,不想改变世界,更不愿意登上名人榜,他想做的不过是安安心心的搞属于中国人自己的发明创造。

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,是在2018年金山成立的三十年庆典上,求伯军站在伯乐张旋龙的左边,与两位创始人一同见证金山三十年的成长。

即使这样鲜少露面,求伯君的传奇依然不会落幕,因为不会再有第二个求伯君出现。

年少成名

1986年,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,求伯君发现打印了驱动不兼容的问题,于是,作为程序员的他,决定自己动手解决这个问题。

他把自己关在房内,仅使用了9个日夜就写出了一套5万行的汇编代码的打印系统——西山打印系统,这是一个以他的家乡命名的通用驱动。

那年,他才22岁。

之后,他带着这个打印系统的驱动程序来到了北京,当时的北京四通公司正好在推广OKI8320打印机,而恰好缺少一款好用的驱动,于是求伯君就带着这款驱动一起加入了四通公司。

加入四通之后,求伯君一直想做一款文字处理软件,年少气盛的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在四通这片广阔的天空里大展拳脚,可在他将开发WPS(Word Processing System)雏形的文案汇报给领导时,却迟迟得不到回应。

大企业论资排辈,作为新人的求伯君丝毫没有用武之地,再加上当时的四通已经完全垄断了中国办公设备80%的市场,完全没有必要再去开发一个新的文字处理系统。

一盆冷水泼下来,使得求伯君的理想和抱负淡然无存,在现实面前,这个初入职场的年轻人只有妥协。

但是,在四通这段时间,求伯君有一个最大的收获,那就是认识了香港金山总裁张旋龙。

因为张旋龙曾经和四通公司有很多业务上的合作,过程中遇到过很多技术问题,都是求伯君搞定的。

1987年,知道自己的公司恐怕很难让求伯君有更好的发展,于是时任四通总经理的万润南对张旋龙说了一句话:”我知道你一定能管好,我也怕对面科海将他挖走,这个人还是挺厉害的”。而张旋龙早就见识过求伯君的技术,于是欣然应允。

离开四通后,求伯君预感自己的抱负即将施展,他直截了当的告诉张旋龙,他想专心搞软件,张旋龙当机立断在深圳蔡围屋酒店为求伯君定下了501房间,让他全身心的可以投入开发。

于是,在1987至1988的一年半的时间里,求伯君几乎每天都在盯着屏幕,没人聊天,没人作伴,只有闪着荧光的电脑。

为了节省时间,饿了吃泡面,可这样的充饥方式换来的却是三次肝病住院,医生发出的死亡警告。

即使身体在抗议,求伯君依然不管不顾,他异常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,把电脑搬到病房,继续敲代码,遇到难题,没人解决,没人讨论,求伯君在昏天黑地的400多个日夜里,能依靠的只有自己。

终于,1989年初,12万2千行的WPS1.0横空出世。

WPS果然不负期望,一炮而响,在短短的一年内,就迅速累积了2000万用户,普及程度和销量更是创下了全国第一的记录,而“WPS”这个由求伯君创造出来的名词,摇身一变,也成了电脑的代名词。

接着,WPS就以不可估量的速度占领了全国半壁江山,全国大大小小的打字社都开始用WPS排版,所有电脑类的书籍,也都印着WPS的使用教程,而电脑培训班的主要内容,也是五笔字型加WPS操作。

这一年,年仅25岁的求伯君无论是在学识还是在经验上,都不能跟国内外的专家相提并论,但就是这个年轻人,让中国软件业迎来了第一个春天。

这时还在武汉大学就读的雷军,在看到WPS后一度怀疑,中国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软件?这也为日后二人的共创辉煌埋下了一个种子。

一波三折

WPS在中国的办公软件市场长达六年的一枝独秀,让求伯君的身价也跟着水涨船高,别墅,豪车手到擒来,可对于这些,求伯君并不满足,他还有着更大的野心。

1991年,雷军毕业后来到北京,同年底结识求伯君。

1994年,北京金山软件公司、珠海金山公司纷纷成立,雷军和求伯君分别任这两家公司的总经理。

正在他们准备续写辉煌,再度开启人生的新篇章时,市场迎来了一个“不速之客”。

凭借Windows3.0在全球大获成功的微软,迫切的想拿下中国市场这块肥肉,为了推广自家Office套件,微软把矛头对准了金山。

微软率先向张旋龙提出收购金山的意愿,被拒后,又抛出高达70万的年薪邀请求伯君跳槽,再一次被拒后,微软又找到时任金山总经理的雷军,在保证不动金山的市场资源下,提出和WPS格式共享。

毫无疑问,在纵横计算机19年的微软面前,金山简直像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,完全没有与之抗衡的能力,只有乖乖顺从。

但求伯君万万不会想到,他签下协议的那一刻就是WPS由盛转衰的起点。

微软靠着自己兼容WPS文档的word工具成功虏获了中国用户的心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抛下DOC时代的WPS,转投windows下的office。

即使之后求伯君与雷军联手研发狙击微软的“盘古”,但在面对销售惨淡,再盗版纵横的市场环境时,依旧没能力挽狂澜。

至此,求伯君拼死与微软的第一战,可谓是输光了自己的全部身家。

多年的雷军在回忆这一战的落败时,不由得感概道:”那年,我失去了理想,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,是最郁闷的事情。”

而30岁的求伯君在面对这一人生至暗时刻时,也不能幸免。愤怒,困惑,迷茫一股脑的涌上他的心头,甚至冒出来了放弃的念头。

此时,一位朋友的鼓励“你这杆大旗可不能倒“让求伯君重振旗鼓。

“word能做到的事,我们也能做到”,为着这句承诺,求伯君卖掉了别墅,筹得200万元,闭关两年,以一人之力对抗微软200多人的研发团队。

而与此同时,为了维持企业的正常生存,求伯君决定让雷军带着仅剩的十几名技术人员进行研发,并接连推出了《中关村启示录》《剑侠情缘》《金山影霸》《金山游侠》等软件,在被微软欺负的抬不起头时,正是网游在背后苦苦的支撑着这家企业。

1997年,求伯君带着wps97冲破重重关卡,成功的来到了世人面前,并开始公开挑战微软,“我不反对大家用word,但也请你试一下wps97”,此话一出,wps仅仅在2个月的时间就卖出了1.3万套,大获全胜的求伯军一夜之间就成了民族崛起的象征。

甚至有传言说,33岁的求伯君在中关村随便喊上一声,1000个粉丝都会立马围过来。

随后联想向金山注资,金山顺势推出WPS2000,并在后一年内乘胜追击,推出了WPS Office金山办公组合,恰好又赶上了政府大规模采购正版软件的浪潮,至此,WPS失去的市场已经全面夺回。

2000年底,金山内部的股份制改革顺利完成,雷军出任公司CEO,而求伯君甘愿隐居幕后,或许从那时起,求伯君要隐退的想法已经初具雏形。

2002年,微软对于之前的落败似乎并不甘心,为了拿下中国市场微软决定将Office全部产品的价格降价一半,为了中国市场,更为了WPS的后续发展,站在时代风口的求伯君毅然决定重塑WPS。

于是一场长达三年的“技术长征”在金山内悄然开始。

为了尊重用户对微软office的使用习惯,求伯军决定要做到与微软“一字不差,一行不差,一页不差”的兼容效果,可当时的微软已经在办公软件领域统辖的时间长达十年,再加上当时微软的源代码还没有公开,求伯君及其团队面对的处境可谓是困难重重。

最终,耗资3500万,100多名工程师,在三年内重写了500万行代码,与Office相似度高达99.99%的 软件WPS2005重新问世,在黑暗里里摸索的每个日夜,支撑求伯君继续走下去只有一个想法:”如果全中国都用Office,有一天战争开始了,全中国的Office都停了,怎么办?”

结合最近哈工大等科研院校被禁止使用Matlab 等软件的事件,这使得我们不得不佩服求伯君的”深谋远虑”。

求伯君之所以被称为“中国第一程序员”,除了他的能力无人可及,还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在那个中国处处被外国挟制的年代,求伯君带着属于中国自己的软件没有跪下,而是选择了一直坚挺的站着。

一个时代的落幕

2005年,名利双收的求伯君已到了四十不惑的年纪,他越来越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,不能被束缚,不能被定义。

于是这一年,求伯君正式拜入武当三丰门下,成为了武当三丰派第十三代内家拳传人钟馗烛道长俗家弟子,在金山的重大舞台上,经常能看到穿着一身道袍,梳着形状如牛鼻发髻的求伯君登上舞台表演武当剑法。

在无数个这样的时刻,求伯君卸下领导者的身份,拿掉民族软件先驱的荣耀,他在这种半隐退的状态中怡然自得。

2007年,金山软件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成功上市,求伯君和雷军身价已然达到上亿港元,且有几百位研发人员一跃成为百万富翁,可这时,雷军已然认识到自己在金山的局限性,除却金山总裁的身份,没有一家媒体会邀请雷军,于是他开始卸任CEO,玩起了投资。

金山公司群龙五首,求伯君只能从全心全意的回来当总裁,而此时他的回归不是为了掌权,只是为了顶住金山。

求伯军或许是一个天才的程序员,但并非不是一个强有力的企业经营者。为了稳定公司,开始拆分业务,把WPS和游戏分开,而对于此时一直在赔钱的WPS,求伯君的态度是,除非国家吹响了撤退的“集结号”,否则金山永远不会放弃WPS。

而这时候,关于雷军和求伯君不和的传闻开始流传开来,“逼宫”“求伯君有苦难言”“王欣是雷军心腹”种种谣言越传越真。

对此,两人分别开了发布会进行澄清,求伯君更是表示,和雷军一起风雨飘摇的走过19年,这十几年的关系不是说几句谣言就可以攻破的,媒体可以猜测,但不能上升到攻击的程度。

从2007年到2011年,在担任金山总裁的这四年时间里,在面对媒体一直以来的接班人问题,求伯君称,自己一直在为金山寻找一个合适的CEO,在没有合适人选之前,自己会一直兼任CEO。

2011年,腾讯战略入股金山软件,而47岁的求伯军在经过深思熟虑后,还是决定把雷军请回来,于是一场被称为“君之传奇”的隐退仪式成为了年度IT行业最重大的事件之一,也是这一年,以求伯君为代表的软件时代悄然落幕,而以雷军为代表的互联网时代却即将来临。

直到今天,虽然WPS个人版已经免费化,但在多数用户的电脑里却难觅芳踪,即使这样,求伯军在人们心中所扮演的“民族软件导师”的角色依然屹立不倒。

英雄的时代已然过去,但是以求伯君为代表的第一代中国码农,他们早在IT历史上记载了最辉煌的一页。

后话

小编在深度了解求伯君以及金山之前,并不了解WPS和word之间的历史,甚至一度以为WPS是抄袭word而诞生的。

但是了解下来之后,才发现原来微软才是那个”抄袭者”,WPS竟然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中国制造,虽然后续的部分版本中参考了一些word的页面布局等,但是谁都无法否认这款软件最初是由求伯君一人撸出来的。

最近,哈工大等科研院校被禁止使用Matlab 等软件,这使得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下我们是否对国外软件过度依赖。

国产软件的崛起刻不容缓。

参考资料:

http://m.wdjl.net/gaoguan/78221.html https://m.toutiaocdn.com/i6812616535186604558 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93361674 https://m.toutiaocdn.com/i6748956219278361099 https://m.toutiaocdn.com/i6640346978494448136

(全文完) 欢迎关注『Java之道』微信公众号
赞(1)
如未加特殊说明,此网站文章均为原创,转载必须注明出处。HollisChuang's Blog » 他被称为”中国第一程序员”,微软得不到他曾想毁了他,如今拜入武当修道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HollisChuang's Blog

联系我关于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