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道不一定酬所有勤
但是,天道只酬勤

“双减”政策落地,这个行业的时代结束了!

GitHub 19k Star 的Java工程师成神之路,不来了解一下吗!

在今年1月的一档纪录片中,当面对“它(在线教育)是钱可以烧出用户,烧出护城河,变成一个持久的、万亿级的生意吗?”

猿辅导创始人李勇说:“我想不到什么原因是它不能的。”

从开年之初,在线教育摇摇晃晃,先后经历裁员,转型,一场盛大的自救帷幕正在逐步拉开。

但意想不到的是,在7月将近尾声之时,猿辅导创始人李勇想不到的原因“双减”《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“双减”意见)正式下发,K12培训跌到谷底。

有传闻,在新东方存亡之际的内部会议上,有人建议转型做托儿所,俞敏洪没忍住哭了。

不论真假,但在线教育的寒冬已然来临。

“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,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节假日、休息日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,不得提供‘照搜题’,不再审批新的学科类培训机构。”

势大力沉,招招致命。

历史证明,从资本大跃进到资本大撤退,仅需一年。

“千团大战”

2020年,在线教育乘疫情之势,风生水起,K12 在线教育迎来发展高峰。

前有猿题库APP和小猿搜题所打出的生态,后有互联网巨头的源源注资。猿辅导的资本扩张显得轻而易举,一路融资,估值从30亿美元到155亿美元,增长近416%,在全球教育科技独角兽公司中坐稳头部位置。而紧随其后的作业帮,同样身手不俗,月活接近一亿。

仅仅一年,中小学教育在一级市场的风险融资规模就超过 500 亿元,超越了过去十年的总额,而猿辅导和作业帮加起来的融资额高达380.1亿元,拿走了全年总额的7成。

除却教育“前辈”的急速侵略之外,资本同样也心急如焚的想依赖自有的流量优势拿走几块市场蛋糕——拼多多、腾讯、字节跳动等公司纷纷入局在教育行业。

2020年,腾讯出手教育投资11次,不仅投了猿辅导共26.6亿美元的融资,还在去年领投了大米网校8000万美元的融资。字节跳动在自我孵化的同时频频布局,上线“学浪”、“清北小班”两款教育APP,收购数理思维产品“你拍一”。拼多多推出快应用“数学公式宝典”“必备诗词名句”。

快手也布局了未来教育在线教育行业,提供全天候运营辅导,帮助教育账号来提升运营能力等措施扶持。

2019年,快手平台上与教育相关的短视频创作者超过100万,教育相关内容的直播日均播放达到22亿次,覆盖超过1亿人,日均观看时长加总约为734年。

继内容端的肉被分割完毕后,教育智能硬件拿过接力棒成为大厂新流量入口。

字节跳动旗下推出的大力灯写作业、解答问题十八万般武艺样样俱全。作业帮喵喵机、好未来智能灯,猿辅导智能写字板,小米更是推出了AI英语学习机“小爱老师”;网易有道推出了翻译机和词典,迫不及待分一杯羹的野心可见一斑。

为了转化率、为了流量,为了建立属于自己的智能生态链,课程质量和服务可以抛到脑后,运营策略和围剿营销则被堂而皇之的摆到台面。

站台广场广告轮播,商场公交车不绝于耳,冠名综艺和春晚,在线教育早已成了资本的一场狂欢。

反噬来临

2021年3月全国两会上,在线教育的反噬来临,多位政协委员提出规范校外培训机构。

两个月过后,北京市市场监管局依法对作业帮和猿辅导两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,均处以警告和2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。随后对新东方、学而思等15家校外培训机构分别予以顶格罚款,共计3650万元。

处罚只是在线教育颓落的第一步。

5月底,高途砍掉小早启蒙业务,遣散1000名员工。擅长激励员工的陈向东称:原来我们一直在做法律层面禁止的事(特指未成年保护法规定不得对学龄前儿童开设小学课程)。

而就在几个月前高途课堂还开出”保底60-65万元”的高薪招聘条件,宣称要招聘1万名老师,可如今手握Offer却入不了职才是面试者的窘境。甚至更有应届生戏称,去年年薪超百万,今年想拿到7-8千的offer都得烧香拜佛。

与此同时应届生被毁约现象更是层出不穷,今年5月29号,猿辅导和高途的毁约风波登上热搜榜,一位即将入职猿辅导的应届生,岗位临时取消,公司称政策收紧,让他转做销售。

在2020年教培行业的野蛮发展中,实习生最高月薪可达两万,可如今的教育行业如同一壶沸水,突然被丢进严寒当中,“就业新宠”早已成为过去式。

公开批评、顶格罚款,毁约、裁员或”业务架构调整”,阴霾和恐惧笼罩着教育行业。

“教育是永远不需要退出的投资,做教育是最让人有幸福感的投资。”高瓴资本创始人兼CEO张磊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曾说道。

但在今年年初,资本却在暗暗退场。

高瓴资本在今年第一季度清仓了好未来与一起教育;同期,老虎环球基金清仓高途;景林资本则大幅减持好未来。

资金流的变动让作业帮 2021 年中登陆美股的计划搁置,作业帮发布声明称,公司没有明确上市计划、IPO 没有时间表。可就在此前招股书已撰写完毕,估值超过 110 亿美元。

猿辅导也不得不暂停了3 月前后一轮超过 10 亿美元的融资,一位老股东表示,公司的意思是,“二级市场教育公司估值都跌了一半,我们这时候还按照原来的估值融资,就是占大家便宜了。”

资本逐利之梦破碎,头部玩家从风光无限过渡到归零,只能取柴减火,另寻他路。

另谋出路

7月24日,“双减”文件下发,估值达到 155 亿美元的猿辅导,和估值超过 110 亿美元的作业帮等在现有业务下均无法上市。

为了自保,在线教育赛道不得不砍掉多余业务,进行人员优化。

自称现金流充裕,不断加强对优秀人才招聘的高途,在“双减”意见下发的第二天,CEO 陈向东定下了裁员指标:全国13个地方中心,在8月1日前完成关闭,只留下郑州、武汉、成都三个辅导老师中心。

7月30日,掌门教育约有千余名员工被同时裁员,其中70%为产品研发岗。同时,好未来已确认开始裁员,其CEO 张邦鑫在直播间表示:裁员是肯定会裁员的。”没有需求的业务肯定会被关掉“。好未来的高管在内部会上直言;“接下来一定会是一段漫长的苦日子,短期反弹绝无希望。”

不过,在“双减“文件下发四天后,全球估值最的高独角兽企业猿辅导,召开了一次新品发布会,宣布转型素质教育,并高调上线STEAM科学教育品牌“南瓜科学”。

退路,昭然若揭。

在此之前,猿辅导、掌门教育、字节跳动、作业帮等早已默默行动。由K12培优补差转到素质战场,不仅顺应政策,又能依赖原有护城河开拓新客。

3月初,猿辅导旗下斑马AI课推出面向4-8岁儿童的美术课;3月中旬,掌门教育旗下小狸AI课上线面向3-8岁儿童的美术课;3月底,字节跳动教育品牌大力教育旗下的瓜瓜龙启蒙,推出面向4-7岁儿童的美术课,并转型做玩具,推出K12玩具,编程业务。

作业帮透露出也将成立小鹿素养课独立品牌,筹备推出美术课程。6月末,好未来推出励步儿童成长中心和系列素质教育新产品,此前学生版“题拍拍”升级为“学拍拍”(仅限家长使用);而高途更是将重心着重转至成人业务,推出高途校园(大学)、高途财经(金融内容学习)两大App。

互联网改变了传统教育的商业形态,以不可阻挡之势席卷、改造了各个产业,但如今增长红利的逐渐消退,互联网巨头们也开始转移注意力。从在线教育转战素质,职教市场,意图重回战场的教育巨头能否延续昔日繁荣?

俞敏洪在年初说过一句话,大概意思是教育培训被资本绑架的太厉害,尤其在线教育,过度开发,到时候资本离场,可能会一地鸡毛。

如今看来,已然成为现实。

参考链接:

https://m.toutiao.com/is/e3YQbw4/ https://m.toutiao.com/is/e3YSYRw/ https://m.toutiao.com/is/e3YhreW/ https://m.toutiao.com/is/e3YgxdM/ https://m.toutiao.com/is/e3YrTCv/

(全文完)

扫描二维码,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
赞(2)
如未加特殊说明,此网站文章均为原创,转载必须注明出处。HollisChuang's Blog » “双减”政策落地,这个行业的时代结束了!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HollisChuang's Blog

联系我关于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