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道不一定酬所有勤
但是,天道只酬勤

他被称为“中国杀毒软件之父”,没想到身患残疾,38岁才接触电脑!

GitHub 17k Star 的Java工程师成神之路,不来了解一下吗!

从幼时的小儿麻痹,到年轻时被定为“只低头拉车,不抬头看路,只专不红,不能重用,不能当领导”的典型,38岁察觉到时代趋势,接触电脑,建立中国“土著”软件病毒“毒源”库。45岁独闯中关村,Kv系列占据市场80%的份额,50岁成为中关村首富,在我国的杀毒软件历史上,王江民是怎么都绕不开的一个人。

但遗憾的是,王江民先生早在十年前就离开了这个世界,那是在2010年4月4日的上午,王江民正在京西信翔鱼池钓鱼,上午9点左右,王江民钓上条鱼,在把鱼放到鱼袋时,王江民突发心脏病,送到门头沟医院抢救时,王江民的呼吸已经停止。

在追悼会上,金山董事长求伯君、奇虎360周鸿祎等大佬纷纷到场,瑞星、360安全中心、微点、金山等国内众多杀毒软件企业,都将主页改成了纯黑白色,并贴上了通栏悼念横幅。

中国杀毒软件之父、一代“传奇”程序员就此陨落,享年59岁。如果王江民先生健在,今日的中国杀毒软件市场可能又是另一番风云。

年少坎坷

1951年出生的王江民,在3岁那年因患上小儿麻痹症而落下了腿部残障的后遗症。在天生乐观的王江民身上,残疾似乎并不能让他感到痛苦,直到初中毕业后,他才从社会上真切的感受到了命运所赋予他的坎坷。

“找了很多单位,不要工资白干,人家都不愿意接收,我觉得我被社会抛弃了”。因为身体原因,没有一家工厂愿意要他。

直到1971年,20岁的王江民开始迎来了第一次转机,老家烟台有一家街道工厂终于愿意接收王江民,在三年的学徒期满后,王江民顺利当上了一级工,每月能拿到32.24元的工资。

但是后来,因为技术太强,即使王江民上了职工业余大学,拥有参加1977年高考的资格,厂里还是不想放走这位生产负责人,而王江民则因此丧失掉了改变命运的第一次机会。

1988年,我国开始着手建立八横八纵的光纤通信干线网,而王江民也察觉到光机电自动化必然是未来的趋势,不学计算机肯定会落后。

我38岁开始学计算机,没有感觉我老了,没有感觉我不行,只感到我的英语基础不好。再说,计算机是实践性非常强的学科。我搞计算机是用计算机,不是学计算机。

那时候的电脑还尤为罕见,王江民自己买了一台中华学习机,第二年又买了一台8088PC机。开始学习BASIC语言,当时,王江民的孩子正在上小学一年级,王江民便按照教学大纲编出了一套自成体系的语文,数学教学软件,被《电脑报》评为第二名,第一名是WPS磁盘版。

1989年,自学成才的王江民开始被单位重用,致力于开发工控软件,但是横亘在王江民面前的有一个难题,当病毒一旦染上工控软件后,机器就会失控,于是王江民在重新研究工控软件后竟然意外的发现了“果实”与“小洞”两种软件病毒。

后来每次发现新的软件病毒,王江民就开发杀毒软件,当开发到六种杀毒软件时,就把这六种病毒装在三寸软盘上,起名kv6。(“K”是英文kill的前一个字母,“V”是病毒Virus的前一个字母)

等到查杀的病毒多了,后来发展到KV8、KV12、KV18、KV20,直到1994年的KV100。也是这年的7月5日,《软件报》上首次刊登了王江民的“反病毒公告”。

随着KV100在中国杀毒软件中成功打响了第一炮,王江民的人生轨迹也悄然出现了倾斜。

一家独大

当来自全国各地的病毒开始源源不断的向王江民涌来,具有前瞻性的王江民突然意识到中国特色的“土著”软件病毒完全阻断了国外杀毒软件的市场,便开始着手建立自己的“毒源库”,后来kv杀毒软件也凭此在中国杀毒软件市场上占据了上风。

1995年,某跨国公司所在的20多台计算机因感染“火炬病毒”无法工作,几个亿的合同在机器里面打印不出来,老板花了3万美金从美国请来专家查解病毒,但专家依然束手无措,最后还是来自烟台的王江民发现病毒只抹去了硬盘分区表,没有破坏数据,只用了一个小时便解决了问题。

这件事让KV100的市场前景被不少厂商看中,于是王江民开始在中关村销售该软件。而王江民同样也看到了KV100杀毒软件下蕴藏着的千亿元金矿,当然,吸引着他的而还有中关村数千家的计算机厂商,每天高达几十万从全国各地到中关村络绎不绝的人流。

1996年,王江民从烟台轴承仪器总厂辞职,到北京中关村创立了江民新技术公司,在写字楼里租了两间房,30多平米。一间房生产,一间对外接待。彼时的中关村计算机杀毒方法,多数还停留在瑞星公司研制的硬件“防病毒卡”。

而王江民的KV100则迅猛的杀入了中关村,100元左右的KV100软件,每卖出一套,利润多达20到30元,巨大的利润空间让厂商们挤破了头,纷纷前来找王江民拿下代理权。进中关村一周,王江民就挣到了150万元,创造了IT界的传奇。

这时的周鸿祎还是个坐在雷军的车里,大谈《盘古组件》做的不好的毛头小子,求伯君为了继续开发WPS97,卖掉了张旋龙送他的别墅,而重新归来的瑞星因为KV杀毒软件的流行,防病毒卡的销量接近于零。

1996年11月,王江民看势头正好,推波助澜正式推出了KV300,批发价格70到120,市场零售价在220元左右,比KV100更大的利润空间,让王江民顺利完成了资本积累。

1997年,国内盗版猖獗,就算是江民杀毒软件也逃不过这样的宿命,江民杀毒软件每推出一个杀毒软件,一周内市场上就会出现盗版,黑客们甚至放话称,王江民每推出一个新的KV系列杀毒软件,我们就破解一个,直到王江民新技术公司倒闭,

陷入盗版风波的王江民选择硬碰硬,随即在互联网主页上发布了网络升级包KV300L++,并在KV300L++版里加入了“逻辑炸弹”,让使用盗版解盘的人电脑硬盘被锁,无法开机,甚至对外公开宣称,如果盗版者想打开计算机就找我来,当面承认破解江民杀毒软件密码是错误的,我就给你们打开计算机。

王江民此举无疑是成功遏制了盗版之风,但是他的竞争对手却联合向北京公安局等有关部门举报,说王江民此举是在散播计算机病毒,损害消费者的利益,1997年9月8日,北京市公安局罚款江民科技 3000 元。

随后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联播中报道了王江民的“逻辑炸弹事件”,在十亿多的观众面前江民科技用了3000元的罚款换来了30万元都达不到的宣传效果。

击败盗版者,声名大躁,中国计算机杀毒软件的王座被王江民轻而易举的拿下,而江民杀毒软件也成功过渡到一家独大的盛景。

日薄西山

随着互联网高潮的到来,一个每年近10亿元的杀毒软件市场在中国形成,对于外国公司来说,这是一块肥肉,可苦于没有中国“土著”的病毒毒源,他们的软件在中国毫无用处,于是他们把箭头瞄准自带“毒库”的江民公司。

1998年,美国的网络联盟公司,提出以2500万美元,近2亿元的人民币的价格收购江民公司。2000年,美国某软件巨头公司,也提出以四亿人民币收购江民公司,王江民无一例外的全部拒绝。

但就在江民科技洋洋得意之时,金山宣布进军杀毒领域,当时的杀毒软件价格大都在258到358之间,但“金山毒霸”测试版以免费的形式进入软件市场,在互联网中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趁势追击的还有瑞星,王莘摒弃了“广告+零售”的营销模式,把自家杀毒软件当作原始设备置入电脑中,这种“寄生”的方式,不但免费为自己宣传了一波广告,还扩大了市场占有率。

对于金山和瑞星的步步紧逼,王江民也曾做过防守,在2001年年的4月26日,CIH软件病毒爆发,这个在1997年被一位大学四年级的大学生制作出来的病毒,每一年都会席卷全球,甚至计算机业界人士一度称它为“电脑屠夫”。

在这之前的数周,王江民便开始在各大报刊投放广告,告诉消费者江民公司总部的求助热线电话,并承诺帮助消费者修复计算机,在4月26日的这天上午的9点,江民公司已经排起了600到700人的长队。

但遗憾的是瑞星的营销比江民公司更胜一筹,在所有的杀毒软件公司中,瑞星第一个清除了CIH病毒,成功奠定了自己在软件界的地位,风光无限,夺回了自己在杀毒软件中龙头老大的位置。

2002年8月,金山打起了价格战,将原本定价为199元和129元的“金山毒霸2003”和“金山网镖2003”下降到50元,瑞星当时候表示,金山的降价不会对他们造成影响。王江民曾说:”让金山去闹吧,因为他们在技术上的本事已经全部用完,只好玩这样的噱头了”。

可王江民的轻视,换来的却是金山在市场占有率上的赶超,只有瑞星抵挡住了金山的价格冲击战。2005年之前,金山再次宣布“软件免费、服务有偿”,用户可以免费下载“金山毒霸2005安全组合装”,通过免费下载,金山快速占领市场,大有赶超江民之势。

当时的国内杀软市场是江民、瑞星、金山三足鼎立的割据时代,瑞星占据老大地位,不可动摇,江民逐渐日薄西山,而金山则开始转移产品,把发展方向放在剑侠情缘,金山打字,金山词霸上。

2006年,奇虎360进入杀毒领域,国外的卡巴斯基、诺顿、麦咖啡也等在试图复制金山的“价格战”来抢夺中国杀毒软件的市场,但一一落败,与此同时,江民公司的市场份额也在一步步收缩。

直到2009年中国网络安全协会,奇虎网络公司,卡巴斯基网络安全公司(中国)共同推出中国首款真正意义上的免费杀软件—360安全卫士,金山、瑞星也顺应时代相继宣布旗下产品免费,杀毒软件收费的时代终于落下帷幕,但江民却成为了为数不多坚持收费的杀毒软件之一。

在2010年王江民突发心脏病不幸去世后,江民公司由他的儿子王营接管,江民科技进入“小江民”时代,并逐渐淹没在时代的浪潮中。

在王江民先生走后的这10年间,杀毒软件市场已经被腾讯,360,金山等厂家占据。

但已经被边缘化的江民新科技术公司的官网依然在更新。 

虽然在时代的弄潮儿中,江民科技已经悄无声息的退出了这个时代。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中国杀毒软件市场空白时,是王江民研发出杀毒软件,使多数人免去了用GHOST洗掉硬盘数据来“杀毒”的命运。

在国产信息安全事业一路的蓬勃发展中,王江民及其江民科技不止是追随者,更是不可替代的缔造者。

参考资料:

https://www.zhihu.com/answer/1138830940

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61744988

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22757241

https://m.toutiaocdn.com/i6719662506043769356

https://m.toutiaocdn.com/i6541899203017179661

http://www.jcmeng.com/57646

赞(2)
如未加特殊说明,此网站文章均为原创,转载必须注明出处。HollisChuang's Blog » 他被称为“中国杀毒软件之父”,没想到身患残疾,38岁才接触电脑!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HollisChuang's Blog

联系我关于我